| 加入桌面
 
 
当前位置: 南通商贸网 » 资讯 » 知识园地 » Netflix预言电视将消亡 近3万频道何去何从

Netflix预言电视将消亡 近3万频道何去何从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04-28  来源:南通商贸网  浏览次数:68
">

  在当下有关互联网视频对电视台造成冲击的话题中,业内外争论不休的莫过于前者取代后者的可能性,从目前各自站队的观点看基本呈现极左极右的态势。悲观一方认为互联网媒介未来必定将取代电视台,成为节目内容最主要的渠道乃至唯一渠道,成为主流观众首选。这一趋势无法逆转。而乐观一方则普遍认为传统电视台如今虽被互联网新势力所排挤,但出于电视台本身在内容制作与分发,盈利模式的差异性,尤其在中国并不会被任何来自互联网的平台所替代。

  一面是来自外界视频网站的来势汹汹,一面是源自内部,收入与产出的失衡,人才流失等问题接踵而来,似乎腹背受敌的电视台注定终将让位互联网模式,让自己走上一条成就新网络产业形态的生祭之路。

  岌岌可危 传统电视产业面临颠覆

  作为继报纸、广播、电视之后的“第四媒体”,20世纪发生在信息传播界最伟大的革命之一就是网络媒体的兴起与繁荣。YouTube商务总监RobertKyncl就曾表示过自己已经看到数字视频在逐步取代电视的趋势,且这个进程都将发生在未来短短的十年之间。而美国在线视频网站Netflix的创始人兼CEO里德·哈斯廷斯也曾说过:“所有电视都会在20年内转移到互联网上,传统的电视网络则会和固定电话一样逐渐消亡。”

  就全球范围不同媒介从出现到形成5000万受众规模的历程比较,广播用了38年,电视13年,有线电视10年,而因特网仅仅用了短短的5年。由这种态势看,电视被取代的预言似乎是又是有章可循的。

  时至今日,电视及其播放的节目虽仍是网络内容传播的重要渠道,但在现有的电影、电视渠道无法明显拓展的情况下,广电行业对以视频网站为代表的新兴媒介保持了抵制态度,而过剩的影视产能无法流向新媒体的结果,则悖论性地使视频网站开始自制内容。

  正如当湖南卫视宣布以后的节目不再给视频网站进行分销后,视频网站只能面对自己“种粮食”的困境。所以对于中国广电行业而言,能否有机整合,有效调节现行广电体制近二十年来积淀起的利益格局,将无可避免地成为一个贯穿到不远将来的历史命题。

  我国的电视台多达4000余家,24000多个频道,数量上位列全球之首,如今当各个电视台还在为各种节目形态竞争的时候,电视台前所未遇的危机悄然成型,而此次困境可能导致的后果甚至会比纸媒的没落更加严重。

  广电限令、人才外流等单是这些内部问题便让很多电视台步履维艰,举例来说一些不具自产自销能力的二三线电视台,买不起好的电视剧,没有好电视剧就吸引不来广告的营收,没有广告更谈不到购买好的剧集内容。接下来导致的后果就是收视率下降、观众流失,彻底进入万劫不复的恶性循环。甚至更严重的,经济效益不好的电视台只能大范围拖欠影视公司的购片款项,以后即便是囤积到充足的资本进行交易,也很难取得影视公司的信任了。

  而事实上目前很多三线卫视已是名存实亡,能够存活的可能也只是少数省级以上的电视台而已。且恰恰鉴于“身居高位”的属性,这些省市级电视台相对新闻职能中政治责任与社会责任更多些,盈利能力并不会有外界臆测的那么强。不只如此,全国大部分电视频道广告收入相比以往均有20%以上的下跌。与此同时,体制内部的人才显然已经发现了电视台的颓势,纷纷离开体制。人才流失加速电视台衰败,电视台衰败造成人才流失。放眼电视圈,近些年电视人竞相出走的消息早已不算什么新鲜事,为什么?因为太多了。

  在宏观经济低迷的大环境下,在互联网的流量渠道里,电视台的生存空间将如何巩固,相信这是困扰在目前每一个电视人心中的难题。

  迫在眉睫 电视人纷纷逃离转战互联网

  如今电视台相比网络平台的天然优势,在展现形态上最大宗的就是新闻采编类,视频新闻的发布仍是比较权威且有着较高的门槛,但每当有各类突发新闻的时候,所有的视媒都将面临其他品类媒体以及来自省级以上同行的竞争,其间还有很大几率在你的新闻事先还没常规放送的状况下,某家不知名报社的记者甚至路人,发布在自媒体上的短视频,偶然被某个大V转发,然后全网扩散,你那所谓的新闻就这样丢失了时效性。而那个不知名的小记者,可能此生也就首发这么一次,然而,无数这样的小记者或路人甲,都能成为你首发之路上的“绊脚石”,尤其是在先台后网的模式下,你出奇制胜的可能性更是绝无仅有。

  但随着一波像柴静、闾丘露薇、陈晓楠这样的传统电视人或出走或转入各方互联网平台,势必将给当下网络内容注入更多活力。并将电视台的传统理念转化至互联网上使其得以新的延续。从2013年起,网站的自制内容就开始朝向传统电视节目的标准化发展,综艺节目和自制剧最先成为试验田,甚至还出现网络节目反向输出电视台的案例。例如,腾讯视频《我们15个》就曾在东方卫视播出,优酷、土豆《侣行》也登陆旅游卫视,乐视网《十周嫁出去》反输到安徽卫视。

  电视台在互联时代的亟待转型虽已成定局,且在被影响群体正在逐渐萎缩这方面与纸媒面临着相似的问题。但电视台的自身优势还是颇为显著的。从内容来源看,视频网站在节目丰富度和内容制作水准上都远逊于传统电视台。从分发渠道上看,网络视频在移动端的优势也很容易被秒杀。这一点在年轻一代观众中体现更为明显。这个主要受众群体热衷手机和Pad,电视对于他们已经是可有可无的存在。前几年,我们在讨论报纸危机的时候,报纸可以选择自然转型为新闻App,而部分先知先觉的纸媒,也确实做到了在今日头条等App扎紧包围圈的口袋之前,划定了自己的生存空间。

  同样传统电视台往视频网站过渡相对容易,因为面对的只是技术与财力上可调和的问题,而反之视频网站想向电视台转变则面临诸多难题,因为其中牵扯到海量内容制作版权问题,这对没有扎实节目产出实力的视频网站而言,是比较困难的事情。像湖南卫视这样的财力雄厚的电视台可以自制独播剧,某些综艺节目就只在“芒果tv”上播出,你想看这些专属内容就必须下它的App,这是电视台中的成功案例。但在全国千余家电视台中,相当一部分不具踏入这样高门槛的实力。

  那么,没有财力去做App,也没有实力去做独播剧的电视台,生存空间何在呢? 通常的作法就是拆除自己的围墙,把自己的优势板块以IP的形态在大而成熟别家的平台上去展现,在别人的舞台上去制作爆款,获得流量从而变现价值,争取在大平台上获得的分账的话语权。现在的情况是电视台在整个视频产业链里扮演的更像一个经销商的角色,卫视作为全国性覆盖媒体,还具备相应的广度优势。地面频道地域优势不再,就像一个产品地区经销商总是被其他经销商串货销售(视频网站把内容传播延伸至每个可上网设备上)。而从盈利模式看,网络视频不仅在广告量上难以与传统电视相匹敌,在广告的呈现形式上也没法与传统电视台较量。此外,视频网站现今在政策上也处于一个天然弱势的阶段。

  广电总局对互联网视频在监管政策上也逐步增强,除了限制互联网电视和互联网盒子等必须要与牌照方合作外,还对视频网站内容监管加大了力度,实行了内容审核制。在如此被动的形势下政策上得不到太多利好,视频网站的发展由此不仅在核心的内容开发上受制于人,且也没能形成自己特色化的盈利模式,更重要的是跟传统电视台相比,诸多硬伤难于弥补。

  异军突起 互联网自制内容从兴起到制霸

  2016年,网综网剧网大的风云迭起以及大大小小原创IP的流行,让我们时常会用到“现象级”这个词来形容这种潮流的兴起。人们对于习以为常的事不会将其定义为“现象级”。 但当“现象级”的事物成为了常态的存在,我们也同样不会再提。

  同样是从这年开始,一大批网红聚集秒拍、美拍、微博、快手成为主要的内容产出者,形成了今日网络视频的完全娱乐化奇观。现如今一边是拿着白菜价片酬扎堆网大,网剧制作的北漂、网红,一边则是1亿电视剧成本拿去8000万片酬的小鲜肉。一边面临着网络自制内容成本低门槛低,作品影响力受限的规制。另一边则需长期忍受投入负担,以至连一线卫视都要拆综艺东墙,去补电视剧西墙,而剩下的那些二三线卫视则更是只能与跟播剧、低成本剧打交道了。

  而作为电视台两个支柱节目板块,电视剧集与综艺节目,越发被网综,网剧,网大这些半路的程咬金抢占着市场,伴随着电视机顶盒以及智能电视App应用的普及,这些本来属于电视的独有内容透过网络媒介完全脱离了电视台渠道。这些作品可以完全不倚靠于电视台首发,就能够获得极高的“现象级”点击率。从此黄河改道,岸边风景不复以往。虽是斩监候,同时也是杀无赦。

  在近期中国互联网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第39次中国互联网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中,对当下网络自制剧有如下评价;国内的网络自制剧在专业性、观赏性和艺术性上也有显著提升,品牌意识、精品意识增强,部分网络剧跻身年度热剧行列。

  电视式微是不争的现实,是时代转型下的必然。网络视频终将接过电视曾经扮演的社会功能,从娱乐、教育到监督,不一而足,未来的内容市场将会是一个融媒体时代。但目前也只能说是进入了一个过渡时期,而这段时期仍将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要说网络势力逆袭电视平台的一个最好例子,定当属从租赁光碟起家到现今市值达600亿美元,全球订阅用户接近1亿的Netflix了。Netflix的 “触手” 几乎伸入了影视圈你所能想到的每个角落,从一众传统电视网到好莱坞六大制片厂,再到北美主流商业院线,都时刻紧盯着其一举一动。其中最早感受到来自Netflix“恶意”的就是各大传统电视网络。最近,Netflix还放话要像当初搞死嘲笑自己的百视达一样颠覆电视行业。

  Netflix首席内容官泰德.沙兰多斯表示:“影视剧消费者们常年来都未曾有过丝毫的主动权。观看渠道一直受制于观众们无法理解也漠不关心的商业模式。而由此给他们带来的苦恼,正是我们的立足之本。” 不用等待首播重播时间,无需忍受广告煎熬,Netflix充分利用互联网和流媒体的优势,以几何式增长的速度扩建自己的片库。在过去五年中,北美传统电视网络流失了670万用户,电视观看时间下降了3%,其中半数都是由Netflix的壮大所直接导致的。

  从数据看,当前美国宽带用户数量已经超越有线电视用户,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开始放弃传统有线电视,转向互联网入口。当网络速率提升到更令人满意的阶段、电视台完成互联网转型之后,有线电视服务将极有可能被流媒体取代。

  从上线运营起,Netflix就开始打造属于自己的数据库,详尽记录每个用户在网站上的每个动作,包括什么样的用户,在什么时间段看了什么电影剧集,看到哪里按下了暂停快进、哪里又开始打小差点开浏览器摸鱼等等,事无巨细的庞大数据收集。而依据这些海量且繁杂的数据进行的相关算法,Netflix不但可以精准预测每个用户群的口味和偏好并进行相应推荐,更是可以照此“照方抓药”打造出观众真正想看的剧集,于是早在《纸牌屋》还没推出前,高层们便已然料到“此剧必火”。

  现在Netflix已经建立起了一个独立于传统电视网外的完整生态体系,让自己有能力去和任意一家电视网络在不同类型和市场内进行竞争。在大潮流的推动下,AMC、FX、Showtime也被席卷入这个浪潮之中,纷纷推出网络观看平台和各种App终端,HBO更是率先推出独立网络付费平台HBO NOW,使观众无需订阅有线电视便可观看旗下的所有节目。而随着以Netflix为首的流媒体开始为观众提供更个性化、更有针对性的内容,有竞争力的平台如HBO, AMC或FX,便逐渐脱离传统电视网,开始和各自目标观众群建立一对一的关系。

  互联网的发展催生了流媒体的形式,流媒体与智能硬件的合璧则改变了人们观看电视的“习性”。从实际作用看这无疑是灵活方便且贴心的,只需打开一个视频App,就可找到取之不尽的视频内容。当然,现在我们谈电视危机,或许为时尚早,作为权威的发声媒介,电视台自有它存在的价值,但不可否认它的黄金时代已一去不复返,传统电视台未来将更可多在互联网,流媒体化的趋势下转型,寻求融合化发展的可能。

  而电视强大的娱乐功能则被网络视频完美继承,借助社交网络与个性化分发等全新的技术和组织形式,网络视频蜕变成一个比电视更为“娱乐至死”的超级平台,但电视教育和社会化功能,网络视频却尚未完全承袭,或者说当下如直播,短视频平台的内容对年轻观众影响的呈现还有待显现。此外,如今流媒体点播技术已将VR技术推向了重点,加上对360度角全景视频的支持,都预示着数字视频将成为主流,所以,现在问题不再是消费者会不会接受这种新发展,而是他们何时会接受。

分享与收藏: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