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当前位置: 南通商贸网 » 本地要闻 » 揭秘日内瓦联合国总部图书馆档案 本报与“九一八”档案被一并收藏

揭秘日内瓦联合国总部图书馆档案 本报与“九一八”档案被一并收藏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09-22  来源:南通商贸网  浏览次数:5

  揭秘日内瓦联合国总部图书馆档案 本报与“九一八”档案被一并收藏

  2017-09-18

  华商晨报

  “9·18”,中国人民没齿不忘。86年前这一天,日本突袭沈阳,进而侵占整个东北,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中华民族解放的号角吹响,气壮山河的14年抗日战争拉开大幕。

  面对亡国灭种的危机,中华民族不畏强暴,众志成城,以3500多万军民伤亡的代价,打败日本侵略者,开启了浴火重生的新征程。回望这段历史,我们缅怀革命先烈,自豪于中华民族的伟大坚强。

  危难之间,看砥柱中流。“九一八事变”爆发后,中国共产党第一时间发出抗战宣言,号召东北民众团结起来反抗日本侵略者,并迅即派出一大批骨干进入东北领导抗日武装,组建抗日联军。谁来担当民族大义?谁来挽狂澜于既倒?历史给出了清晰的回答。

  学史可鉴得失、知兴替。在新的时代条件下,我们正在进行伟大斗争、建设伟大工程、推进伟大事业、实现伟大梦想。这条道路注定不会一马平川,一帆风顺。如何跨越高山险壑?如何抵御狂风巨浪?历史一再证明,能够把中国十几亿人的力量凝聚起来的,只有中国共产党。实践反复昭示,有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迈向民族复兴的征程就有了中流砥柱。

  今天,我们前所未有地接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梦想。唯有安不忘危,治不忘乱,坚定铁一样的信念,以只争朝夕的劲头开拓进取,中华民族前行的步伐才会更加坚实有力。据新华社

揭秘日内瓦联合国总部图书馆档案 本报与“九一八”档案被一并收藏

  国外媒体对“九一八事变”的报道 除版样外均由王建学供图

揭秘日内瓦联合国总部图书馆档案 本报与“九一八”档案被一并收藏

  日军残暴罪行的铁证

揭秘日内瓦联合国总部图书馆档案 本报与“九一八”档案被一并收藏

  中国普通民众反映“九一八”日本罪行的文图

揭秘日内瓦联合国总部图书馆档案 本报与“九一八”档案被一并收藏

  本报2014年10月25日版样

揭秘日内瓦联合国总部图书馆档案 本报与“九一八”档案被一并收藏

  王建学在日内瓦联合国图书馆查看“九一八”真相史料

  阅读提示

  今年7月上旬,《几曾识干戈——联合国图书馆藏李顿调查团档案展》分别在长春、哈尔滨举行。此次展出的近千张档案图片,使观者得以了解“九一八事变”后国内及世界各地反应。

  李顿调查团完整档案共3万件,约计1300~1500万字,收藏在日内瓦联合国欧洲总部图书馆(即原国联档案馆)。

  中国近现代史史料学会副会长、“九一八”历史博物馆顾问、国家社科基金项目“TRUTH(真相)史料研究”课题组成员王建学,曾受国家有关部门委托查阅收藏于此的“九一八”档案。查阅全部档案后,他在工作日记中写到:“透过日内瓦联合国欧洲总部图书馆保存的国联档案,可以管窥当年国际社会对‘九一八事变’的反响以及国联处理‘九一八事变’的情形。”

  王建学描述了保存在图书馆的“九一八档案”种类,“国联就‘九一八事变’召开各次相关会议的档案;各国有关‘九一八事变’的交涉文件,其中包括中日双方提交给国联调查团关于‘九一八事变’的报告和电文;欧美主要媒体对‘九一八事变’的报道;中国各界民众递交的谴责和揭露日军暴行的材料或电文;宗教界投递的材料。”

  “作为国家社科基金项目‘TRUTH史料研究’课题组成员,2016年9月下旬我受有关部门委托到日内瓦联合国欧洲总部图书馆(下简称图书馆)对‘TRUTH’及有关国联李顿调查团和‘九一八事变’档案资料进行调研。查阅‘九一八档案’之间,我将TRUTH课题组研究成果及刊登了《TRUTH》始末文章的华商晨报赠给了图书馆,”王建学说,“华商晨报2014年10月25日刊登的《沈阳九君子冒死揭露日本‘九一八’侵华真相》一文的报纸,如今与‘九一八档案’被一并收藏。”

  编号S28-S39“九一八”档案

  数量众多、涉及面广、分类清晰

  “大家快团结起来吧!不然就成了日倭铁蹄下的怨鬼了。”大约四开的纸上,右侧是竖写的文字,中央是双脚之下用红黑两色渲染的骷髅、白骨。腿上部位有四个字“日本小鬼”。

  这类来自普通民众反映“九一八”日本罪行的文字,在图书馆收藏的“九一八”档案中占相当比重,“‘九一八’档案编号从S28-S39,共20函,包括8方面内容,其中就包括沈阳九君子收集,辗转交到李顿调查团手中名为TRUTH(真相)的史料”,王建学说,“包括TRUTH在内的国联档案(1919-1946年)已在2009年列入‘世界记忆遗产’名录。”

  “档案数量众多,涉及面广,分类清晰,保管精心。”王建学查阅图书馆收藏的全部“九一八”档案后得出的结论。

  “一弯明月落进高粱地,天色顿时昏暗下来。疏星点点,长空欲坠,整个大地都在沉睡。他们没有人知道,过了这一刻,整个大地都将完全改变”,时任日本驻奉天特务机关辅佐官、“九一八”三个直接策划人之一的花谷正,在其回忆录里甚至用抒情笔调描绘了9·18当晚沈阳的夜色。

  同一时间,沈阳东北角,东北军驻地北大营除了门口哨兵,几乎没有其他声音。按当时军规,负防守之责的北大营在9点准时熄灯。

  千里之外,北平前门中和剧院高朋满座,梅兰芳主演的《宇宙锋》已连演数场,当晚则是为辽宁南部救灾进行的义演。

  一个开启中日战争和太平洋战争爆发的导火索,在这个晚上10点左右发生,“需要借口的时候,一段炸毁了的路轨就足够把日本推上侵略和失败之路”,美国记者马克·盖蔺在“九一八事变”爆发后写下这样一句话。

  “国联处理‘九一八事变’经历了初期调解、实地调查、投票表决三个阶段”,这期间收集到大量文书材料,这些出自政府、东三省普通民众、爱国人士、华侨之手的材料,连同国联1919-1946年存续间其他有关中日问题的史料均保存在图书馆档案部。

  事变次日消息传到国联总部

  中国代表请求国联主持公道

  王建学详细列举了档案内容,“1.国联就‘九一八事变’召开各次相关会议的档案,包括国联有关‘九一八事变’问题各国交涉的相关文件;2.日方提交给国联调查团关于‘九一八事变’的报告,内容为调查团收到的日方档案;3.中日双方给国联发的关于‘九一八事变’的电文;4.欧美等国主要报纸对‘九一八事变’的报道;5.调查团将部分从东北获得的材料以‘满洲里’字样开头编写序号,这些材料都是由日伪操纵,反映东北民众支持满洲国‘建国’的所谓民意证据;6.海内外华侨给调查团的电报;7.国民党各级党部揭露日军暴行的电报;8.关内外民众和团体控诉日军暴行的材料。”

  第一类档案中就包括中国驻国联的全权代表施肇基在日内瓦致函国联秘书长的信函。1931年9月19日施肇基接到南京政府来电,电令其向国联报告,请求国联主持公道。当天下午,新选出的国联理事会在日内瓦万国宫举行第一次会议时,“九一八事变”的消息传到了国联总部。

  9月21日,施肇基正式向国联提出申诉,申诉依凭的电文是南京政府外交部所拟,母本是辽宁省主席臧式毅的急电。“日军突然向我驻沈阳北大营王以哲旅发动进攻,我军寡不敌众,北大营已被敌军占领,王已阵亡。”但是,在给施的电文中,臧的原文被修改了,改成“中日两军在北大营发生冲突”。

  施肇基在9月21日的申诉中强调,根据国联盟约第十一条,请求国联出面干涉,使危害和平的局面不要扩大,恢复事变前的状态,决定中国应获得的赔偿。“中国政府对于国联理事会解决此案的任何决议,均愿表示遵从”。

  12月10日,国联行政院通过决议,决定派遣一个五人组成的委员会进行实地调查,并向行政院提出报告。1932年1月,国联行政院核准了五位调查团委员名单:英国爵士李顿、意大利伯爵马柯迪、法国中将克劳德、美国少将麦考益、德国博士希尼。并成立一个由秘书、专家、翻译、助理等组成的工作团队。顾维钧、吉田分别作为中日代表,以陪同团团长的身份襄助调查团工作。于是也就有了后来发表于1932年10月的《国联调查团报告书》。

  中外主流媒体报道众多

  最早报道“九一八事变”

  称“某国兵在沈演习夜战”

  “奉天事件猝为突发事件。两国军队突然冲突时,日领事尚在舞蹈会中”。这是9月21日《泰晤士报》关于”九一八事变”的报道;从9月23日开始,《真理报》相继发表《日本帝国主义在满洲》《瓜分中国》等文章。

  1931年9月19日,天津《大公报》刊登了一则《最后消息》,总共八十个字,内容是:“据交通方面得到报告,昨夜11时许,有某国兵在沈阳演习夜战,城内炮声突起,居民颇不安。铁路之老叉道口,亦有某国兵甚多,因此夜半应行通过该处之平吉火车,当时为慎重起见,亦未能开行。”这是国内外媒体对“九一八事变”的最早独家报道。

  事发后平津19名中外记者来到沈阳调查,但下车即被日军严格检查,外籍记者的行动被监视,而中国记者则没有行动自由,而且生命无保障,遂撤回。9月21日,被监视中的意大利记者里齐在发出的通讯中记录沈阳:“缴械的军警,被绳索串绑着,不知道押向哪里。逃兵溃警,多被枪杀。”

  李顿国联调查团档案中,中外主流媒体对“九一八事变”报道众多,内容丰富。王建学查阅时有选择地复制了有代表性的欧美各国媒体关于“九一八事变”报道78张、日本社会关于“九一八事变”反应110份、中国社会关于“九一八事变“报道170份。

  调查团收到大量控诉材料

  1932年1月,组成国联调查团的各国代表在英国聚齐,2月至6月赴各国调查取证。调查团1932年2月29日到达东京,3月14日抵达上海,开始了中国之行。3月27日抵达南京,4月9日到达北平。4月20日抵达日本人控制下的东北,先后在沈阳、长春、哈尔滨等地进行访晤和调查。

  调查团6月5日从东北返回北平后,开始对搜集到的大量文书材料进行分析整理和编号,对中日文材料进行翻译及研究,并按照获得材料的地区将其进行分类保存。随后这些反映“九一八”的各种材料被调查团带回国联,保存于图书馆档案部。

  国联调查团搜集到的材料文种形式多样,比如海外华侨给调查团的电报,电文虽都较短,但都充分表达了海外中国人对国家前途命运的关注和担心。

  “调查团在东北收到了抗日将领马占山的电报;民众及团体控诉材料中辽宁吉林黑龙江三省民众代表李国权呈递的《日军在东北暴行之事实备忘录》比较有代表性,文中详述日军蓄意挑起万宝山事件;唆使朝鲜人大量杀害在朝华侨;发动‘九一八事变’,乱杀无辜。”王建学说,国联调查团档案涉及地区范围较广,机构团体和人物众多。

  众多档案中,吴佩孚给调查团的书函让他印象很深。吴佩孚致国联调查团书函共2封。一封写于1932年4月,名为“致国际联盟调查团书”,是印刷品,封面有吴的亲笔签名和印章。解释了自“九一八事变”以来,中国深信国联盟约等,对日军暴行力持退让,恭候国联之制裁。同时提醒调查团诸君“此行关乎东亚和平乃至世界和平”,希望国联以公理相助。

  另一封写于同年8月23日,系吴用毛笔小楷亲书,信长达3.5米。其内容是将前一天以“大中华民国孚威上将军”名衔致日本天皇的一封信,全文转发给国联调查团李顿爵士及各位委员。在信中,吴佩孚直言日本很久以前就开始觊觎中国东北,揭穿了日本“亲善”的真面目和“共存共荣”的谎言,逐条驳斥了日本侵占东北的所谓“理由”,指责日本认为“中国可欺”“藐视世界为无物”,告诫日本“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希望日皇“速息戎机早开和局”。

  档案中民众诉愿书占比较多

  档案中各地民众诉愿书占了相当比重,上书者中既有知识分子、大学生,也有流亡难民,有工人、农民,也有商人小贩,有世居东北的当地人,也有旅居当地做生意的关内人。

  如劳工张翼鹏1932年5月9日致国联调查团报告书。详述日本人在东北犯下的假造民意建伪国、草菅人命、轮奸妇女、藐视公理、把持金融操控经济等罪行。报告后还粘附有相关的新闻报纸剪报。该报告还转抄一份专门交给国联调查团随行记者,希望他们作为世界万民喉舌,做到“扶弱抑强”,“口诛笔伐,以公理战胜强权”。该报告经由英国驻哈尔滨领事馆转交调查团。

  “噫自‘九一八事变’以来,我中国人的生活及经济等多受日本人压迫实不堪言……日本人以武力强迫……如有反对者则为斩之。如此日本在世界实为恶贯。恭请仔细调查并报世界和平。”这是中国商人吴三于民国二十一年五月十六日给调查团的申诉书。

  “TRUTH”档案历史地位特殊

  是中国民间抗战外交起点

  一个标有S-37的纸盒箱,静静安放在日内瓦联合国图书馆的一角。盒子里绣着“TRUTH”字样,退了色的蓝色布袋记录了一段惊心动魄的历史。

  这是“九一八事变”之后,沈阳九位具有很高社会地位的人,即著名的“沈阳九君子,在第一时间,第一地点收集的揭露日本侵略的实证性证据。”里面载有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的各种命令、布告、新闻报道、当事人的目击证言以及大量的图片等300页日本侵华证据”,国家社科基金项目TRUTH史料研究课题首席专家张洁概括了证据涵盖的内容。

  证据收集用了40天,仅打印就用了8天,“9人收集的证据极具系统性,从政治、经济、财政、教育、通讯等方面汇集罪证材料,并有详细分工。”张查理夫人宫菱波特意为整理好的材料赶做了一个蓝色布袋,上面用红丝线手绣了英文TRUTH,意为真相。这份系统、完整的证据后经国际友人辗转交到李顿手中。它作为附件同1932年国联赴华调查团发表的关于“九一八”的报告书放在一起。TRUTH史料也作为《李顿国联调查报告书》的原始证据连同其他相关证据,一并收藏于日内瓦联合国图书馆档案部。

  “'TRUTH”没有和其他“九一八”档案放在一起,而是被单独放在一个档案盒中保存,编号S37。查阅中王建学发现,“在李顿调查团档案中只有‘TRUTH’是中国人自己搜集、整理、且最为完整、系统,直接揭露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和拼凑满洲国的证据。”这使得‘TRUTH’史料不仅在李顿调查团档案中,甚至在《1919-1946国联档案》中都以其系统性、完整性和实证性占有极特殊的历史地位,这是王建学日内瓦之行最大感受。

  “九君子向国联上交‘TRUTH’是‘九一八事变’国际合作在外交环境的实际运用”,在王建学看来,“九君子与国际友人合作向国际社会揭露日本侵略,既是国际反法西斯联合动作的开始,也是中国民间抗战外交的起点。”

  王建学的观点有一定代表性,“如今,TRUTH在内的国联档案(1919-1946年)已经在2009年列入‘世界记忆遗产’名录,再次证明国联仲裁‘九一八事变’的历程已经写进各国人民的共同记忆。”

  华商晨报首席记者

  段芳宇

  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新闻的观点和立场

分享与收藏: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热点文章